中国海洋大学:第2011期:第04版:副刊

山城·春


字号:

   期次:第2011期   作者:王君羽



  早春三月,草长莺飞,在这个时候,路边的土壤里是青草柔软的气息,冬季里蛰伏的花朵竞相开放,风中都带着鲜活的甜味,山城染上半城的绿色,长江也涌动起温柔的波涛。万物都是在阳春的三月份里生长,树木早已吐露新芽。
  转眼来到青岛已经半年多,见到了深冬的大雪,看过教堂与钟楼,可是唯有故乡的春天,在过去十八年岁月里,始终是我内心不可替代的风景。
  人们都在这个时节,相约去踏青、野餐,带一块餐布,就可以坐在公园一处,分享着零食,一起赏花。天上飘动着五彩的风筝,春风一起,就可以升到很高的地方去。
  我还记得三月的某一个下午,我们语文老师决定放我们去校园桃李湖边上授课,那天的阳光非常好,桃李湖畔的桃花正是初绽,桃枝窈窕地停留在头顶一侧,女生挨着坐在栈道台阶上面,男生隔岸站在栏杆后,每个人拿着课本朗读。我记得那天上的课是《语文选读:先秦诸子百家》中论语节选,“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春光映照在我们的面庞上,投射出光与影来。
  重庆的春天,大多时候带着一点水汽,整个山城都慢慢地浸泡在湿润的空气里面,然后沁出一点一点的绿来,姹紫嫣红也是掩藏在山间中的,黄桷树生长着嫩绿的新芽,南山的樱花远看像云霞蒸腾一样。
  春天稍晚的时候,大约四五月份吧,会有惊雷伴随春雨而至,第二天清晨推开窗户,你会看到一夜之间,树上的新芽全都在雨后舒展开来,形成一片伞状的绿荫。然后便进入重庆较为闷热的时节里面,日头变得明晃晃的,将整座城分割为两个部分,一半的城是绿荫掩盖的,一半的城是太阳毒辣的,蝉鸣四起。盲人坐在桥边不紧不慢地拉动二胡,老人们穿着汗衫,手里拿着蒲扇一摇一摇的。这个时节就是生命最为旺盛的时节,栀子花和黄桷兰都是一簇一簇的开放着,被妇女们放在竹编的篮子里叫卖,做成胸针或者穿成项链,都是非常受少女欢迎的。
  年少的时候,不愿在故乡停留下我的脚步,想去外面看看更大的世界。在高考结果出来以前,我曾经想象的大学生活就是春风十里,“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最后却出人意料地来到了青岛,“看碧海蓝天”。
  青岛的三月份,或许还不能被叫做春天。早期的时候,飘动起的浓郁的雾气,掉光叶子的树的枝桠带着肃冷的黑色,偶有朔风吹过。然而就是某一个下午,光秃秃的树干陡然生出绿意。教我如何不想起山城?
  而此刻我已与它相隔一千八百公里。
  我的手机里有一个天气软件,长期设置着两个城市的天气。在北方你还在拥被看雪,南方的小城里已在踏青赏花,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可是每当一低头,看到今天的重庆是晴天,忍不住从心底生出来期待与想象。因为在那三月的春光里,有年少时光的我,有我爱的朋友们,有在夜晚想起也是最温暖的记忆。
  (王君羽,管理学院学生。)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