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洋大学:第2006期:第04版:副刊

碧海里的乡愁


字号:

   期次:第2006期   作者:徐君岭


  谈起家乡,我反而不知该如何下笔,就如同谈起我最熟识的亲人,因为太过了解,方方面面,边边角角,也就不晓得该从何处写起。诚然,作别的文章,我是会研究谋篇布局的,也会细细斟酌辞采,甚至为构想一个新颖的标题而彻夜不眠。一个能够为人称道的作品在内容和艺术上都要下很深的功夫,这是我一直以来所不懈追求的。然而这次,我只想用人类最为质朴、本真的“感情”来抒写我的家乡。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小学三年级第一次习作,我是这样描写我的家乡的。时过多年,我依然能够真切地回想起当初在看到“家乡”这个话题时脑海中浮现的画面:“红色的散发着古朴气息的瓦片,苍翠欲滴、密密层层的法国梧桐,碧蓝的闪着点点金光的海水和那湛蓝湛蓝的天空。”当时并不知道这句赞词出自哪位大家之手,今天才得知是著名思想家康有为的总结。
  在青岛生活了二十多个年头,可以说从出生到现在,除过旅行,我还从未真正离开过这座城市。我的父亲、母亲也是从小在青岛长大。他们浓郁的家乡情结深深地感染着我。小时候,父亲常常带我游走于青岛的古街小巷,一路上给我讲述每个巷子过去的故事,他每每讲着讲着就落下泪来,然后我们就默然呆立在巷子口,望着那古旧的小路还有破败不堪的木头门。它们好像是历史的隔板,向前迈进一步仿佛就能回到昔日的岛城。
  来青岛旅游的游客大多是奔着大海来的,这或许是人类共有的恋海情结。作为在海边长大的孩子,我更是对大海充满了无限热爱。我家坐落在青岛老城区,从家里出门,绕上几条街道,不出十分钟就到海边了。听母亲说,以前伏在阳台的窗口就能望见大海,可后来由于填海造地,原来的那片海域便不复存在了。那种待在家中就可以观海听浪的惬意想想都让人心生向往,我不禁感到有些惋惜。
  青岛的大海因许多作家的妙笔而远扬千里。田仲济在其《我爱青岛》一文中称赞道,“青岛的海是我一生中最早见到的海。其印象是无与伦比的。最令人欣喜的是走在栈桥上,或海岸上一站,真是海阔天空。是那么令人心旷神怡。”闻一多先生则不惜用大量的笔墨为我们勾勒出一幅妙趣横生的海景图:“沿海岸处有许多伸长的山角,黄昏时潮水一卷一卷来,在沙滩上飞转,溅起白浪花,又退回去,不厌倦地呼啸着。天空中海浪逐向渔舟飞,有时在海水中的大岩石上,那巨浪撞击着岩石,激起一两丈的水花……”这些赞颂青岛大海的文人墨客大多是来青岛教书或者旅居的,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就让他们恋上了这座城市,这片汪洋大海。
  对于我而言,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出门便是海,遂把青岛的海当成了理所当然的存在,直到我上了大学,结识了一群来到青岛第一次见到大海的朋友。他们初见大海的那股子兴奋劲儿使我第一次发觉原来自己是多么的幸福。
  前些日子,为了重温一下岛城的气息,我又一次来到了海边。那是鲁迅公园所在的一片海域。我小心翼翼地踩着礁石慢慢走近大海。冬季的海风微凉,阳光却正好。刺眼的光线投射在海面上金光闪闪,越往远处,波光粼粼的部分就越多,形成一个倒立的三角形图案。礁石上立着几个钓鱼的老者,也有同我一样什么都不做,只是望着大海出神的人。远处的大海一望无际,海那边的山朦朦胧胧,忽隐忽现,水墨画一般,可能是下雾的缘故吧,也可能是大海的水汽使然,这反倒使景色变得更美了。我想,用“寥廓”二字来形容天和海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天是静态的寥廓,而海则是动态的寥廓。天与海的交界处便是我们所生活的尘世。
  青岛令我引以为豪的地方在于海,而又不仅仅在于海。每当向同伴们介绍家乡的时候,我是往往不提大海的,因为但凡到过青岛的人一定都知道青岛是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相比之下,对青岛的历史文化、名人轶事却知之甚少。
  青岛历史的悠久程度虽不及北京、西安等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但这座小城确也承载了历史斑驳的印记。不同的是,历史文化名城多是以都城时代的历史遗存物、建筑群、丰富的古文物为主要构成要素的。青岛的文化底蕴则主要靠名人故居来体现。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青岛,文化名人荟萃,以老舍、梁实秋、王统照为代表的一批文化名人先后来青定居、执教。他们留下的文化传承像一道割舍不断的血脉,使城市的记忆有了纵深开阔的驰骋空间。
  漫步在名人故居所在的老街巷,实有一种穿梭于“中国近现代文学史”时空隧道的幻觉。这里没有灯红酒绿的商业化印痕,一座座独立的院落如同一位位隐世的老人,在都市的热闹中静默着。诚如当年生活在青岛的著名学者梁实秋所言,这里“环境优美,只有鸟语花香,没有尘嚣市扰。”一大批当代人家喻户晓的文学名著就是在这些“旧居”中写成的。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老舍先生与其在青撰写的长篇小说《骆驼祥子》。
  老舍故居(全称为“老舍·老舍 骆驼祥子博物馆”)坐落在黄县路12号,据说是中国唯一一个以一部著作命名的博物馆。走进博物馆,屋内回荡着老舍先生的声音。这是日本一家广播电台于1966年来华访问时录制的,距老舍去世只有七个月。屋内挂着长子舒乙的题字,文字简洁质朴,处处流露着对老舍的尊敬与怀念之情。老舍先生在这座老楼里除过写了以《骆驼祥子》为代表的大部头小说,也有像《五月的青岛》一样优美的抒情散文作品。《五月的青岛》是老舍在1937年写成的,他将青岛春季的美景渲染得淋漓尽致。读罢这篇散文,轻轻闭上双眼,一幅“春深似海”、百花争艳的“岛城春景图”便赫然呈现在眼前。
  在青岛居住过的名人大都同老舍先生一样,对这座城市怀有一种特别的感情,给予它很高的评价。梁实秋在回忆起寓居青岛的那段日子时感慨道“我虽然足迹不广,但北自辽东,南至百粤,也走过了十几省,窃以为真正令人流连忘返的地方应推青岛。”这足以见得青岛在他心中的分量之重。这些文人学者的到来为青岛的城市文脉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那种淡定和悠然的气质传承至今,濡染着同我一样有着文学情愫与家乡情怀的岛城居民。
  许多年前,我也曾梦想背起行囊走遍天下,那时的自己总向往着外面的世界。然而,无论我怎样挣脱,却始终无法逃离这座城市的羁绊,好像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将我与青岛紧紧缠绕在一起。我的根深深地扎在了这片土地,这里才是我的归宿,我的家园。
  若问我“乡愁为何物”,于我,“红瓦绿树,碧海蓝天”。
  (徐君岭,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学生。)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